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407333b.com >

贩婴医生张淑侠被判死缓(图)

  在舆论关切中,陕西富平医生贩婴案在岁末开庭审理。30日上午9时,陕西省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原产科医生张淑侠站在了陕西省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席上。庭审历时约6个小时,将择日宣判。在当日庭审中,一条涉及陕西、山西、河南、山东等省的“贩婴链条”逐步显现。

  1月14日上午9时,陕西富平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儿童案在渭南中院公开宣判。

  被告人张淑侠贩婴6次,涉及婴儿7名,并导致一名婴儿死亡,情节严重,被告人张淑侠犯拐卖儿童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14日上午,陕西渭南中院官方微博公布判决要点显示,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淑侠以获利为目的将多名婴儿拐卖给潘某串等人,其行为构成拐卖儿童罪。公诉机关指控张淑侠罪名成立。

  公诉机关认为张淑侠拐卖儿童致1人死亡的情节不能成立。但该名婴儿被拐卖后,潘某串认为婴儿已死亡,将其抛弃在垃圾沟内,张淑侠应承担该婴儿被抛弃无法找到的责任。被告人张淑侠身为医务人员,利用诊疗之便,采取编造婴儿感染难以治愈疾病、身体畸形等手段,拐卖新生婴儿多人,其行为违反职业道德和社会伦理,主观恶性极大,社会影响恶劣,情节特别严重,张淑侠虽有坦白情节,但综合全案犯罪事实依法应从严惩处。

  法院判决被告人张淑侠犯拐卖婴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据媒体报道,2013年7月15日,富平县薛镇村民来某的妻子董某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住院待产。7月16日该院产科副主任张淑侠在看到董某化验报告后,在董某生产时以董某患有乙肝、梅毒等疾病,婴儿会被传染为由,劝家属放弃婴儿,董某丈夫来某等人因相信张淑侠所说情况便签字同意放弃。

  当日21时许,张淑侠将男婴抱回家中,联系陕西省临猗县的潘某串买卖婴儿,随后来某及其家属询问婴儿去向,张淑侠谎称婴儿已处理。

  决赛:决赛地点由欧足联季前定好,以一场比赛决胜负的形式进行。若双方90分钟内打平,则须完成加时上、下半场各15分钟的赛事,加时入球较多的一队胜出,若再打平则进行点球大战。

  7月17日,六盒开奖直播下载,张淑侠联系王某修改婴儿记录表,向董某家属谎称婴儿有尿道下裂畸形。

  张淑侠联系上山西省其他犯罪嫌疑人后,将董某所产男婴以2.16万元卖掉,后该男婴被多次转卖他人。

  事情曝光后,富平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侦破此案,张淑侠等9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抓。经查实,张淑侠自2011年11月至2013年7月之间,先后将董某、王某等人所生子女拐卖给他人后贩卖,从中获利1000元至数万元不等,其涉嫌拐卖婴儿共立案6起。去年11月前,6个家庭的孩子已先后解救回到亲生父母身边。

  随后,张淑侠被刑拘,富平县卫生局分管副局长、妇幼保健院院长、分管院长等6人被免职。该院原院长、主管副院长、产科主任等4人以涉嫌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被提起公诉。

  卡塔尔阿尔萨德俱乐部官网今天官方宣布,西班牙球星哈维已完成与球队的续约!新合同为期2年,将在2020年夏到期!等新合约到期时,哈维的年龄将达到40岁!哈维刚刚踢完在卡塔尔的第三个赛季,此前他于2015年加盟阿尔萨德,并签下了为期两年的合约。续约成功后,哈维表示,能留下来继续成为阿尔萨德大家庭一员,自己非常满意。

  2013年12月30日上午,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淑侠进行了公开审理。张淑侠共涉嫌拐卖儿童犯罪6起,涉嫌被拐新生婴儿7人(其中一名婴儿被卖后死亡)。公诉方表示,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控辩双方围绕张淑侠在相关事实中是否欺骗被害人及是否能轻判等问题也进行了辩论。后来,张淑侠在最后陈述中向受害者家属致歉。

  今年1月6日上午,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原院长、原产科主任等4人涉嫌失职罪一案,该案未当庭宣判。

  2013年7月16日,和张淑侠同村的来国峰喜获一名男婴。负责接生的张淑侠告知来国峰,由于他的妻子患有梅毒和乙肝,所以生下的孩子也患有传染病。“她说这孩子活不长,即使花几十万也救不了,建议我放弃,把孩子交给她来找人‘埋掉’。她是我们当地的名人,又是妇产科专家,我也就相信她的话了。”来国峰说。

  过了几天,缓过神儿的来国峰一家人向派出所报案,质疑孩子被张淑侠拐卖。由此,一条跨省的贩婴链条被逐渐查出。

  “判决被告人张淑侠死刑,缓期2年执行。”法槌落下,历时近半年的陕西富平“产科医生贩婴案”于14日上午初告段落。

  旁听席上,专程赶来的受害人之一来国峰难掩激动:“我对判决结果满意,但我无法原谅她。”法庭之外,此案给受害家庭乃至社会划下的伤口仍在痛。

  在半个月前的庭审中,张淑侠留下了悔恨的泪水:“我对不起受害家庭,也对不起我的家人。”张淑侠的道歉,来国峰从媒体报道中获知了,但是他至今还不能谅解张淑侠对他们一家人的欺骗。

  “张淑侠比‘人贩子’更可恶!”来国峰愤然地说,“她有这么好的工作和生活,也不缺钱,为什么要做伤天害理的事?”

  虽然孩子平安找回来了,但对来国峰来说,他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变化。“我这几个月经常在想,以后我还能不能相信医生?相信医院?”

  时至今日,回想起当时的遭遇,来国峰仍气愤不已。他告诉记者,1月7日,他已经向富平县人民法院起诉富平县妇幼保健院,目前还在等待法院立案。“我还没想好让医院赔偿我们多少钱,我现在就是觉得医院也要负起责任。”

  接近10时,不知谁传递了一个信息:“孩子正在穿衣服,马上就要送回来了。”于是,几家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选好位置,架起摄像机,祁坤锋把一挂长鞭炮在马路中央摆成心形,“噼里啪啦”地放起来。

  在鄱阳赣剧团,胡瑞华急公好义是出了名的,哪位演员遇到了困难,她二话不说就会慨然相助,无论出钱或出力。观众中有人和演员或者剧团发生矛盾,她也会挺身而出,妥善解决。赣剧的观众对演员是非常挑剔的,有一次,剧团在乐平演出《黄鹤楼》,剧中诸葛亮没有穿八卦衣,有观众立时冲上舞台要与演员理论。胡瑞华问明缘由,首先夸赞这位观众很懂戏,承认演出的过失,诚挚地感谢他对剧团的监督和批评,并耐心地告诉他:剧团不是欺侮观众不懂戏,而是剧团缺少这件服装,已经派人去买了,还没回来,没想到观众会点这出戏。并决定自己登台加唱,以表示对观众的歉意。事后,她还说,我们应该为有这样的观众而高兴,因为有了他们,我们才不敢在艺术上有任何懈怠。